史上“最强爆款”诞生!5000亿资金“借基”入市!下周将有44只基金发行

史上“最强爆款”诞生!5000亿资金“借基”入市!下周将有44只基金发行

每经编辑:肖鸿月本周新基金发行市场再次被推至聚光灯下——周一开售的一只公募基金当天认购规模达到2374亿,成为公募基金有史以来首募认购金额最大的产品。

“穷人”都喜欢存钱?银行员工直言:聪明人都是这样投资的!

“穷人”都喜欢存钱?银行员工直言:聪明人都是这样投资的!

要说现在存银行的主力军,并不是年轻人,因为年轻人不屑银行这么低的利息。也不是富裕家庭,有钱人投资渠道较多,不会把钱全都存在银行里面!而往往是普通的工薪阶层,以及老年人群体,他们把每个月省下来的钱,都存在银行里面,因为银行存款安全性高,还有稳定的利息。玩高收益投资品种,穷人们输不起,弄不好血本无归,一辈子的心血付诸东流,还不如追求稳健为好。

2021年中国综合性终身教育平台用户大数据报告

2021年中国综合性终身教育平台用户大数据报告

来源: 艾瑞咨询

彭博社:追赶台积电 三星拟斥资100亿美元在美建设高端芯片制造厂

彭博社:追赶台积电 三星拟斥资100亿美元在美建设高端芯片制造厂

集微网消息,据彭博社消息,三星电子正在考虑投资超过100亿美元在美国建设其最先进的逻辑芯片制造厂。三星电子寄希望于通过这项重大投资以赢得更多美国客户,并赶上行业领先者台积电。

【中金固收·利率】开年利率债早配置早收益

【中金固收·利率】开年利率债早配置早收益

作者 开年利率债早配置早收益 在债券收益率经历了去年12月以来的快速下行后,近期转向震荡,投资者的交易热情也有一定的降温。从我们上周的债市调查以及近期路演走访反馈来看,市场对后续债券的策略选择也偏向谨慎,尤其是交易盘,对债市的信心还不是很足。我们曾在去年11月写过对今年利率债供需的展望,年初以来一些情况也比较符合我们当初的判断,比如境外机构的增持力量还在延续、保险开门红利于利率债消化等。而随着企业净结汇增多,我们认为一些新的变量正在出现,比如企业净结汇走高可能带来更多的人民币存款增量等,而这些新的变量也使我们开始重新审视后续利率债的供需关系。 首先供给方面,我们预计一季度利率债供给压力较小 需求端来看,银行开年的配置力量可能更高,境外机构需求延续,非银偏谨慎 银行:在存款增长和债券性价比因素推动下,银行开年对债券配置需求较强 开年以来,银行一级投标配置需求呈现较强的特征。虽然年初的国债单支发行规模较大(附息国债的单支平均规模为620亿元)、政金债发行量也较高,但各个期限国债的一级认购倍数均抬升(图13),国债和政金债的中标利率明显下行(图12),反映机构需求旺盛,一级的配置力量主要由银行和保险等传统配置盘贡献。值得关注的是,二级现券交易数据显示大行、股份行和城商行净卖出,但主要由于口径不包含一级市场,而大行主要从一级市场配置,股份行和城商行则会进行分销,导致二级净买入数据为负。 我们认为一季度银行对债券的配置需求可能会高于市场预期,进而有望推动债券收益率下行,所以配置建议上建议尽早配置。 一方面,我们预计银行在年初会有不错的存款增长,从而带来较多的债券配置需求。 银行往往是由负债端驱动资产端债券的配置,表现在银行的债券投资额度是由银行吸收的存款与银行需要投放的贷款的差额来决定的。历史上来看,银行的存贷差与债券配置规模高度相关(图14)。我们预计近期银行人民币存款增长情况较好,会带来银行配置需求的大幅改善。而之前面临存款难的银行体系,为何吸存近期有所改观了呢?我们认为主要是以下几点原因: 一是存款增长的季节性。 通常来看,一季度银行往往储备较多的贷款项目来争取开门红,因此银行贷款投放量较大,但其实银行一季度的存款增长甚至会比贷款增长还要更快,历史上一季度存款的增量往往要高于贷款投放的增量;而到了三季度和四季度,存款增量则往往要低于贷款增量(图15)。这就意味着, 从存贷差的角度,银行一季度往往存贷差更高,则对债券的配置需求更高一些。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历史上,一季度债券收益率往往容易出现下行的原因(图16)。 二是外汇结汇需求的集中释放会带来人民币存款的增加。 由于2020年我国企业贸易顺差较高,全年顺差达到5350亿美元,创2015年以来最高水平,企业手中累积了大量的出口美元。临近春节,企业往往在春节前有集中的付款需求,因此往往会集中在春节之前的1月份集中结汇,但今年由于市场对人民币看涨预期较强,许多企业担心1月份结汇拥挤,因此部分企业提前到去年12月来结汇,导致去年12月开始越来越多的中国出口企业将赚来的美元尽快换成人民币。这部分提前结汇的行为已经导致带来了高额的银行结售汇顺差。从最新数据来看,2020年12月银行代客结售汇差额高达652亿美元,是历史同期的最高顺差水平(图17),也是2020年1-11月平均水平的接近10倍。可见企业结汇需求的旺盛。大量在手的出口美元结汇,导致的结果是,企业外币存款12月下降了107亿元,是去年6月以来连续6个月走升之后的首次下滑(图18)。 企业将存在境内或者境外的外币存款结汇成人民币,对银行而言会直接形成人民币企业存款,补充银行人民币负债。 我们预计今年1月结汇需求量会更大,历史平均来看,1月是全年结售汇最集中的月份,1月份的结售汇顺差规模是12月的接近2倍(图19)。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企业在1月份的集中结汇带来的人民币存款,我们预计会比较可观,这部分金额可能会达到2000亿元甚至更多,对银行存款形成有力补充,而这可能是市场此前并没有太关注到的。 三是我们预计结构性存款监管对存款的负面压制因素也有所减轻,边际上利好存款增长。 2020年末是结构性存款加强规范监管的一年,年末来看,结构性存款余额已经压降至2019年末的三分之二左右,银行已超额完成压降任务,股份行2020年12月单月降幅超7000亿元,单月降幅创年内次高,比要求的4238亿元降幅多了将近3000亿元。今年我们预计结构性存款不会再设新的规模硬性压降任务,从这个意义来看,对存款的负向压制因素在今年来看也有望减轻,从而缓解银行负债端压力。 四是今年疫情的反复带来居民储蓄意愿可能高于以往。 2020年12月-2021年1月发生在国内多个地区的疫情反复,使得今年春节返乡过年的人比较少,对应的基于传统习俗的居民取现行为也或要远低于以往。每年的春节之前银行往往需要备负大量的现金供居民提现,这部分提现行为对于银行而言直接造成了存款的冲击,形成流动性压力。今年不返乡过年,随之而来的也就使得居民取现需求可能会比较少,对银行带来的存款压力也可能会远低于以往。除此之外,疫情反复之下居民的防御性储蓄也往往会增加,居民会选择更少消费和投资,更多储蓄来应对疫情带来的收入不确定性,这也会推升银行存款。从央行四季度调查问卷来看,我们已经看到在疫情反复的情况下,居民消费意愿的回落和储蓄意愿的回升(图20),类似去年一季度疫情刚爆发时候的情况。 因此综合上述因素来看,我们预计银行开年以来存款增量或比较高,从而带来比较强的债券配置需求。 另一方面来看,当前对银行而言债券相比贷款性价比要高不少,也使得银行在新的一年资产配置额度更多给到债券这一边。 从我们的估算来看,如果经不良率调整之后计算的贷款收益率与3年国开债比较的话,2020年7-8月债市调整之后开始3年国开债的利率就开始远高于扣除风险成本的贷款收益率,两者利差最高曾达到70bp左右,目前随着债券收益率回落,两者利差回落至25bp左右,利差虽然有所收窄但利率债收益率仍然显著更高(图21)。历史上,3年国开债的收益率和经不良率调整的贷款收益率几乎是一致的,因为银行可以在不同资产选择之间权衡取舍,从而推动两者利率收敛。2020年利率债收益率和贷款收益率背离较大,与银行受到监管要求加大贷款投放并且贷款利率受监管要求有关。随着经济逐步修复,银行投放贷款支持实体的监管要求或逐步退出,银行重新回到盈利驱动的资产选择模式,则会更多根据性价比来投放资产。所以在2020年年末制定2021年全年资产规划时,银行考虑性价比,会将资产投放和配置的资源更多向债券配置来倾斜,对债券形成更强的需求,因此我们预计后续来看,债券收益率有望在银行配置力量的推动下逐步向贷款利率收敛。 境外机构:开年净买入量远高于去年同期,配置力量增强 境外机构开年以来延续了比较高涨的配置热情。尤其是在国债层面,前三周净买入量远高于往年同期,且期限分布上也比较均衡(图22)。今年前15个交易日,境外机构合计净买入国债1281亿元,而2020年和2019年同期的买入量仅分别为205亿元和57亿元。从期限上看,短端和超短端国债(3Y及以下)净买入559亿元,中端国债(3Y-7Y)净买入375亿元,而长端7Y以上的净买入346亿元。境外机构对政金债的需求也要好于往年同期,前15个交易日合计净买入383亿元,多分配在1-3Y、3-5Y和7-10Y期限上,净买入规模分别为144亿元、128亿元和121亿元(图23)。 我们曾在去年11月《如何看待明年利率债供需关系》中提及,今年境外机构在纳入指数、高利差、稳汇率等因素推动下,资金配置和交易净流入对债市的支撑会延续。目前数据表现上也印证了我们此前的判断,包括券种细分上,境外机构对国债的需求力量也要明显强于政金债。今年3月富时罗素将对中国国债纳入WGBI指数做进一步确认,如无意外,会自10月起正式把中国国债纳入该指数,进而带来更多的被动和主动增量资金,尤其是以日本为代表的亚洲市场的资金。由于市场当前对这一事件达成的预期比较强,因此不排除部分境外机构投资者提前布局,在年初收益率相对比较高的位置进行配置。而且这种配置也主要集中在国债层面,因为该指数仅限国债的纳入,并不涉及政金债,因此纳入指数对券种影响上,国债需求更强。除了被动资金外,中外利差的相对价值策略也推升了境外机构年初以来的交易需求。随着2020年12月以来中国国债利率的下行和美国国债利率的上行,中外利差快速压缩,10Y中美利差从去年11月底将近250bp的幅度压降至200bp附近,短端2Y中美利差压缩幅度也有将近40bp(图24)。这也就意味着,如果在去年12月建仓做空中美利差,境外机构投资者在将近2个月的时间里收获了不低的回报,进而会吸引更多的投资者参与到这种交易策略中。毕竟从基本面上看,中美利差的修复还远没有结束,美债利率在通胀预期升温下还有进一步走高的空间,而广义流动性收紧则有助于推动中国国债利率的下行。 整体而言,我们认为境外机构后续仍会积极增配人民币债券资产,外管局相关发言人在2020年外汇收支数据情况新闻发布会上也提及,“这些年金融市场对外开放进入了快车道,债券纳入彭博巴克莱等主要国际指数,债券形式的人民币资产成为境外投资者配置的重要标的。当前属于外资增配建仓期,所以大家看到外资流入多一些,未来会进入到稳定发展期……中国金融市场持续对外开放,债券市场仍然是相对稳定的外资投资渠道,全球投资者也需要配置人民币资产。” 其他非银:保险开门红提升配置需求,但广义基金情绪回落 保险机构: 相比去年,行业对2021年“开门红”的重视程度大幅提升,体现为大部分险企都提前了开门红准备时间,且将保险期限缩短以提升产品竞争力。“开门红”推动下,保险机构年初在二级市场上对利率债的净买入有所增加,尤其是国债和信用债层面。国债净买入上,保险机构的期限偏好集中在1-3Y短端以及10Y以上超长端;信用债的期限分布则比较均衡,1Y及以下、1-3Y、3-5Y年初至今的净买入均在30亿元附近(图25)。 基金公司及其产品: 12月积极买入,1月需求走弱。基金公司及其产品在去年12月有很明显的增加对利率债的净买入,尤其是1Y及以下的超短端(主要是货基和短债贡献)。2021年以来,股市升温带动股基和混基需求有一定走高,而对应的货基需求一般,二级净买入放缓的同时,基金公司及产品对存单一级认购热情也有所回落,占比降低且低于季节性。1月至今,存单发行市场上,基金公司及产品的认购占比为14.9%,而去年4月、7月、10月对应的认购比例则分别为18.1%、19.8%、16.3%。虽然货基需求不佳,但混基发行火热其实也带来了一定量的短端配置需求。据wind统计,截至1月23日,1月新成立基金(以基金成立日计算)87只,截止日份额3890亿份,其中股基、混基、债基的发行只数分别为19只、55只和13只,份额分别为438亿份、3151亿份和299亿份。按照投资类型划分来看,偏债混基、中长期纯债债基、混合债券二级基金合计的份额则为912亿份。这部分的量也并不低。从净买入数据表现上看,基金公司及其产品年初以来对1-3Y以及5-7Y政金债的需求要也要高于往年同期。 银行理财子公司及理财类产品: 理财自去年12月以来在债券市场的净买入持续偏弱,可能受资金分流股市、货基、其他资管产品的影响,规模有所下滑。今年理财净值化转型可能会给债市带来一定的不确定性,规模增速边际放缓可能仍会延续,但其实理财资金如果只是流向货基或其他资管类产品,其实对整体的广义基金池子影响不大,尤其是如果流向保险资管、养老金、年金等,反而可能更为利好利率债等低风险资产。 其他产品类: 与理财类产品去年12月和今年1月净买入持续走弱相反,其他产品类的净买入量则有一定提升,年初至今利率债合计净买入规模在200亿元附近,虽然不能完全冲抵理财类产品的净卖出,但也能反应出部分其他产品承接了理财资金的需求。分券种来看,年初至今其他产品类更多是布局在政金债层面,净买入期限主要集中在1-3Y和7-10Y,尤其是前者,净买入量接近110亿元。对于这部分产品后续的需求,我们认为包括保险资管、养老金、企业年金等的规模可能仍会增长,进而带来更多的对利率债的配置需求,而且期限上可能也会有所拉长。 从所有广义基金合计来看(基金公司及产品+理财+其他产品),年初至今其对利率债的净买入要明显低于去年12月,除了规模影响因素外,可能也是交易热情降温所致。如果只看7-10Y利率债的净买入周度数据,年初以来是逐周下滑的。交易热情的消退也可以理解,12月以来利率下行速度较快,尤其是中短端利率,带动了交易盘交易热情在12月逐周走高。而开年以来,随着央行前期回笼了部分流动性,市场情绪也有一定调整,带动交易热情降温。从我们上周债市调查结果来看,交易盘的情绪也普遍是偏谨慎的,更倾向于波段操作和寻找相对价值。短期内来看,我们认为年前交易情绪可能仍会偏清淡,但也需要关注境内疫情的演变以及货币政策的表态,可能会带来一定的预期差。 总体来看,虽然交易型投资者基于基本面可能复苏等考虑,对债券比较谨慎。但实际上,开年以来,可以看到货币政策是相对偏松的,一方面是因为去年11月份信用违约冲击后,央行为了缓冲信用债的影响,有意保持流动性偏松,另一方面,国内疫情也有反复,不急转弯的情况下,货币政策也不会明显收紧,所谓收紧更多是控贷款额度。因此资金面比较宽松。而银行、保险、境外机构和银行理财的配置需求都比较稳定甚至增加,在年初利率债和信用债供给不多的情况下,供需关系是有利于债券收益率回落的。而且,二季度来看,也很难看看到利率明显回升,一方面后续社融增速逐步下降,会压制经济动能,另一方面,海外美国通胀上升后,美元利率走高,美元走强会开始抑制风险偏好,美元走强也一般对应中国债券利率下行。我们建议投资者开年阶段还是可以积极配置债券,后续利率可能会逐步走低,建议提早配置!

六成人身险公司获赔率超97%,为什么你还觉得“理赔难”?

六成人身险公司获赔率超97%,为什么你还觉得“理赔难”?

中新经纬客户端1月23日电 (魏薇)投了保险后,大家最关心的莫过于理赔问题。不少人心里嘀咕,理赔到底难不难?会不会被拒赔?中新经纬记者梳理了40家人身险公司2020年度理赔报告,一起来看看哪些保险公司理赔额最高?哪些疾病的出险率高?

全线飙升!基金公司最新规模 50 强榜单来了,千亿级权益公司猛增!

全线飙升!基金公司最新规模 50 强榜单来了,千亿级权益公司猛增!

” 乘风破浪 ” 的公募基金,这个词是对过去一整年公募基金最生动的描述。1 月 22 日,随着 7100 只基金四季报披露完毕,2020 年公募基金全行业发展情况也得以清晰呈现。

美国幸运儿中了10亿美元大奖!美国彩票史上的第三大

美国幸运儿中了10亿美元大奖!美国彩票史上的第三大

美国幸运儿中了10亿美元大奖!美国彩票史上的第三大 ABC News消息称美国密歇根州的一位幸运儿中了10亿美元的“Mega Millions”大奖。

美股周五:苹果创新高,网易市值突破800亿美元

美股周五:苹果创新高,网易市值突破800亿美元

美国时间周五,美股三大股指收盘涨跌不一,标准普尔500指数小幅下跌,从历史高位回落,而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再创历史新高。

張堯浠周评:利空突压黄金坚强收阳、多头待过震荡期

張堯浠周评:利空突压黄金坚强收阳、多头待过震荡期

張堯浠周评:利空突压黄金坚强收阳、多头待过震荡期黄金市场交易日(1月18日-22日)当周;国际黄金伦敦金震荡收涨。

正在加载中...

已加载全部内容

已经没有更多文章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000001211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